• 前一天我们从翡翠岛到了北戴河,狗屎运一路相随。 

    看日出的那个地方叫鸽子窝,我更喜欢叫它胳肢窝。

    六点起,逃票绕进公园,在芦苇丛里穿梭,在大海退去后的平原上狂奔。

    直到七点钟太阳才懒洋洋地爬出来。

     d11

     

    查看全部请点击

     

  • 在这个冬天的傍晚,整座岛只属于我们。

    毫无预料的,遭遇了一场意外,美得让人不敢相信。

     c14

    查看全部请点击

  • 19

    查看全部请点击

  • 在那个寒冷的季节,所有人都逃避风霜,只有你们陪我一起歌唱。(啊!太文艺了!PASS!) 

    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大海了。 

    礼拜四,我和王小泡一拍即合决定周末去趟翡翠岛,管他是不是季节,管他冷不冷。两个人显然太少了,于是各自挂QQ、MSN签名档拉人,周五那天最多的时候我们拉到了八个人,最后因为火车票没有保障,四人撤退。我在出发前10分钟用“烧烤、看夕阳、看日出”这些装B字眼把鹏鹏忽悠上了贼船。冲动是魔鬼。 

    在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里,大飕风风地刮着,我们三男两女五个烂人鬼鬼祟祟地走出了昌黎火车站。没TM一个人有脑子在火车上看一眼功略,净知道扯淡。出了站就傻眼了,大晚上的,上哪儿去呢。

    冷,太冷了。在被路边一家黑店恐吓过之后,我们决定立即杀到黄金海岸。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上了一辆破夏利,四个人坐后排,只能坐上半个PP,所以下车的时候每个人都拖着一条麻掉的残腿。车刚开动,只听王小泡对欢欢说道:“你丫往那边去点儿。”欢怒了:“我TM屁股还没着地呢,往哪儿去!”

    破车穿过若干诡异的小村子后驶上一条公路,开啊开啊也不到。开啊开啊终于到了,司机把我们拉到一个宾馆,周围漆黑一片,小旅馆几乎都淡季停业了。我问,有一开窗就能看见海的么,司机指指一座灯火通明的楼说:“只有那个大田园,你们肯定住不起,是我们这边的田老大开的。”“多少钱啊?”“两百多呢。”我跟小泡面面相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是啊是啊,真太贵了,我们哪住得起啊!”

    “那田老大是你们这儿的地方一霸吗?”“是,过年给每家发一袋米,十斤肉,有人查他大家都会保护他。昌黎这边的好多厂子都是他的,酒厂、罐头厂、糖厂……”。“哦,NB,他有儿子么?”这显然是姑奶奶我问的。“没有,就一个姑娘。”“啊?多大了?在哪?成亲没?”王小泡立刻两眼放光了。“在秦皇岛”。“你给介绍一下呗”。“行。”

    二人间、三人间各一间。三人间巨大无比,有一张明显可以睡三个人的大床,还有沙发,五个人睡不睡还是问题,本着省钱的原则我们找老板想退掉一间,未遂。穷游是一种精神,谢谢。

    之后,我们冒着黑夜和寒冷,朝海的方向走去。踩到沙子了,握塞,激动。再一走,怎么有植物啊,一大排灌木丛,这TM是海还是田啊。其实真的是海,看不清海的样子,浪的声音也是轻轻的,冬季的海,就是这样平静吧。也不能装文艺给某个远方的人打个电话让他听海哭的声音了。

    探到了海水,大片的平坦的沙滩,赛跑、撒欢儿、大叫、歌唱。唱所有想得到的和海有关的歌儿。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我想我是海冬天的大海心情随风轻摆……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她沿着沙滩的边缘走……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听海哭的声音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

    个个唱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鬼哭狼嚎。一抬头全是星星,北京附近居然还能有看到星星的地方,太吃惊了。直到全体被冻僵才往回撤。

    杀人到凌晨,一个法官一个杀手三个平民,杀死一个另外三个互相掐。说好第二天早晨6点起来看日出,王小泡说自己每天都5点起床,自告奋勇负责叫大家。事实证明此人说话全是FP,丫直到八点多太阳都晒屁股了才在门口喊“起床看日出啦”。

    居然没带梳子,小草是短头发也不用梳子。我跑去找丫三个问,谁有梳子么?小泡狂笑道“谁用那玩意啊,你用手扒拉扒拉行了,不行我替你去借个耙子扒扒?”最后,我扒得还不错了。

    饱餐一顿后,终于看到了昨晚的海滩——黄金海岸。继续发疯……此处省略若干……

    本想一路晃悠走到翡翠岛,最后还是找一家商店的小面送我们过去了。问的所有人都说岛上没人了,门都关了进不去。我们又不是去看人的。进不进得去,到了再说吧。

    到了那,司机说,你们看,门锁了。不知道谁大叫“没锁死!有个缝,有个缝!”于是我们就钻过去了,连卖票的都木有啊。挖哈哈哈哈~~~

    累了,不想写了。有心情再继续。

     

    同步阅读:

    王小泡:我正百无聊赖你正美丽

    欢欢:大田园的冬天

  • 冬天的大海给了我们太多惊喜 

    8

    查看全部请点击

  • 在冷空气席卷而来的时候,一群吃饱了撑的,跑去海边撒了个野。

    我们的口号是,人不装B枉少年。

    没有最二,只有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