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31

    夏终 - []

          还有几个小时上火车。好吧,再不济每年也有几趟火车可以坐,我很知足。就是迷恋火车碾过胸腔的感觉。 

          这个夏天,实在没什么好说的。CPA这件事很失败,五子棋水平倒是涨了不少。

          后面短短的两个礼拜,希望可以把税法坚持下来,希望可以把新的书稿任务完成,希望那两篇论文可以顺利完成。希望外公在最后的日子里少一点痛苦。

          然后,然后,我就能跟你走。你心意已决,那么我也可以。可是这一次,我似乎给自己留了太多条后路。我对所以人都没有信心包括我自己。

          贪嗔痴没那么容易戒掉。我一再克制,可魂魄好象不是自己的,胸腔里积聚了太多太久的东西,我怕爆发之后会不可收拾。你是我的出口,是我的稻草。我很抱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读书的时候的爱情最经得起折腾,因为这个时候爱情是为数不多的娱乐项目。什么刻骨铭心,什么稻草,不过是因为你别的方面几乎一无所有。



    过两天到财政局上班的时候叫你出来吃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