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6

    外公 - []

          外公快不行了,过不了十一。所以妈妈一个礼拜都没有回家,昨天我跟爸去看,外公躺在医院走廊的病床上,戴着氧气塞。病房全部满员,要等两天才有空床位,阴暗的走廊上一溜过去都是加床。旁边一个老头中风前一天晚上送过来的,一动也不动,家人围着,医生护士围着,仪器一大堆,但是有再多钱一样没有病房安顿,要躺在这个阴暗晦涩没有活气的走廊上。

          去的时候弟弟在陪着,外公完全枯掉了,一点生气也看不出来,看我们的眼神都是浑浊枯竭的,说话几乎发不出声音,费好大劲才能听明白。这个世界已经与他无关了。我坐在旁边,不敢看他,眼泪涌出来,大口呼吸憋进去,又涌出来,怎么也控制不住了,站起来走到楼梯口狠狠地哭出来。擦干眼泪装作没事回去,坐在床边上,眼泪还是要淌,弟弟叫我们先回去吃午饭,吃过午饭来换他,我们就走了。刚走到电梯口,眼泪又呼啦啦地掉,爸爸看到,拍拍我肩膀,也没有什么话可讲。

          我就是觉得太快了,半年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一下子就成了这样,我接受不了。

          下午我跟妈去医院陪床,外公基本上一直躺着,有时候起来在藤椅上坐一会。我困得要命,就靠在旁边睡着了,迷迷糊糊听外公说要大便,好几天没有大便,一直大不出来,抠也不行,他的抠不出来。我这才知道,以前外婆便秘,都是外公帮她抠的。外公要妈妈叫护士给他灌肠,医生护士全都在忙那个重病的老头,都没有功夫,就给了我们两瓶开塞露。外公不肯用开塞露,说不管用,妈妈怎么劝都不行。我这才睡醒过来,告诉他灌肠很伤身体的他本来就这么弱了,不能随便灌,我们用开塞露试试。他才同意。

          我跟妈妈到厕所里去帮他挤进去。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遮挡的了。开塞露没什么用,要一会去一趟厕所,还要来回走动。外公没有力气,在床上躺一会又要费劲地爬起来去厕所。每次都只有一点点,还要费劲震,妈妈叫他不要震了本来就一点力气都没有。外公连挂了四天蛋白质,什么东西都没吃,我们以为他应该也没什么东西可拉,可能是心理作用。

          旁边一个中年阿姨看到,说应该帮他抠,跟护士要个医用手套,妈妈说抠过,不行。阿姨就告诉我们怎么抠,指指病床上的老头说“他都是我抠的”。妈妈说,“你帮我们抠一下吧,我给你钱。”我一听这叫什么话就急了,怎么好让别人来帮你做这个事呢,而且她讲的方法我都听懂了,我说我来抠吧。旁边一个好心的老太太明白我意思了,就说不要紧,这个阿姨是医院的护工,不是家属,就是干这个的,她比你们会抠。

          结果,哎,抠出来那么多。要自己拉不知道要拉到什么时候,怪不得外公坐立不安。拉完之后,换了裤子躺下来,外公就舒服了。妈妈给她50块钱,阿姨人很好,死活不肯收,妈妈说以后还要她帮忙的,她才肯收。

          然后姨娘来了,叫外公吃点菜稀饭。他吃了一口,就咽不下去了。今天还不错了,上午吃了点稀饭,下午喝了蜂蜜,没有挂蛋白质。天天挂500块一袋的蛋白质,挂得人一点胃口也没有。第二天姨娘说他能吃东西了,这样一天隔一天挂蛋白质还差不多。

          今天外公精神好一点了,妈妈跟我们一起回家了,过两天还要去,就要一直陪着他了,因为,时间真的不多了。下午我们去给妈妈买电脑,在珠江路,一时间也就忘了外公。人就是这样,亲人在受苦,自己的日子也还是要过。

          外公是遭了大罪了,动那么大的刀子,也无济于事。这一辈子,也就走到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