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4

    一些 - []

          税法开始看不懂了,今天下午花了半个多钟头来来回回看寥寥几行字,怎么也想不明白。有一门必然是要放弃了,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过三门的,我还是务实一点吧,集中优势兵力攻克两门,这样明年的压力就会比较大了,因为计划留到明年的会计和审计是相对比较难的。

          当然,我的计划是两年通过,但愿不是我的一厢情愿。也没有很多时间能浪费了。

          焦虑的事情很多,感情、健康、生活、美容,投入到城市生活久了之后就会习惯性地把自己抛进琐事的沼泽,原本不会考虑或者不成问题的问题都变成了搅和情绪的罪魁祸首。我甚至买了平生第一双细高跟鞋以及细细的镶钻凉拖,简直匪夷所思。随之而来就是我必须去买与之相配的衣服,其实我前两年也买过那种薄纱的连衣裙,束之高阁是必然的后果。

          这必然会是一个冗长的夏天。记忆里只有初中的时候有如此冗长的夏天,那时候我的成绩糟到不可言说的地步,差不多到了势利一点的家长会叫自己家小孩不要跟我一起玩的程度,所以假期都要呆在家补功课。所以我说我现在的状况是对教育事业的极大讽刺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时候的事情留下一点阴影,我那时候偷偷在房间里戴着耳机听歌,妈妈突然进来看到,会冲过来把随身听砸掉把歌纸楸烂。所以现在我坐在这听歌或者看电影的时候她进来,我都有赶紧掩饰的冲动。不过她现在什么都不会管,更不会冲过来砸掉我的电脑,看到我在看的连续剧只会跟我讨论剧情了。

          因为现在,都是我自己的事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算了,算了,不过就不过,不过咱还可以去卖电影票。。。看开一些。嘿嘿



    ps,消失的光年满好听的。。。小女孩多大啊?
  • 不要放弃,先苦后甜吧,长痛不如短痛。你要是过不了,那通过率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