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9

    CANCER - []

          到家还不到12个小时,就去了外公外婆家。外公看到我,笑得好开心。他一下拉过我的手,一边抚摸一边说话,整个手背都是暗灰色突起的老年斑。他好多年没有抚摸我的手。 

          1米83的外公手术之后瘦成了个小老头,带着背上30公分长的刀口,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每天白天坐一会就要去床上躺一会,晚上躺一会就要起来坐一会。只能吃素,一沾油腻就吐。

          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肝,现在的状况不能手术也不能化疗。爸说,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妈就快要病急乱投医了,想尝试各种传说中的中医秘方和祖传疗法,说反正已经这样了不会更坏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可外公现在的样子,中药能不能喝得进去都是问题。

          情况通常都是这样,身体最好什么小病也没有的人,一得就是致命的病。

          外婆念经也少了,从早到晚地守在他身边和他说话。可他们不知道,情况比他们想象得更糟。每次看到外婆说到什么高兴的事笑得满脸皱纹的时候,我都要别过脸去。通常也只有他们俩单独呆在一起,晚辈在隔壁房间讲话,也不忍心看到外公病恹恹的样子。

          姨娘说,听到他们俩算计还能活个两三年的时候,难过得要命。弟弟们懂事了好多,从都是小孩的时候一起玩,到后来我是大人他们还是小孩的没话说,再到现在的默契,都是时间的力量。

          每天我跟爸睡得最晚,两个人就在客厅里傻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能说的只有现状,没有希望。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减轻他的痛苦,让他最后的日子里过得开心点,可是连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都做不到了。吐一次就大伤元气,半个月都缓不过来。

          走的时候,我进房间跟外公说:“公公我走了,过段时间再来,你好好养病。”他又拉着我的手好一阵抚摸,跟外婆说:“我们媛媛最好了,不要烦神了。”又嘱咐我说:“女孩子自己要加油,准备在北京工作就在北京找对象,南京的就不要考虑了。”他还是很喜欢烦不需要烦的神,每次我们问他东西在哪,他都要自己费老大劲站起来找。

          奶奶和外公的饮食习惯都不好,所以才都得食道癌。奶奶喜欢吃腌制的咸的东西和很烫的稀饭,外公是一天两顿酒加经常吃舍不得倒的剩菜剩饭。还好奶奶发现得早,没有转移,手术之后恢复得很快。外公的病理报告一出来就是晚期了。

          病魔一旦到了身边,可怕程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分享到:

    评论

  • 看的我心情又不好了..唉

    不过你外公有外婆陪着,算幸福啊
  • 长大了才发现自己陪外公外婆的时间那么少
  • 最后的日子,希望他们能舒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