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26

    唏唏嘘嘘 - []

          从别地突然听到一首歌,立马就觉得,我靠,怎么会那么好听。杨紫琼的《爱似流星》。

          好多事情总是后来才看清楚……好多事情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苦……

          我这人就是很犯贱,动荡的时候想要安定,安定的时候又按耐不住。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不过总体来讲,还是越来越想要平淡了。男人除了添乱之外,用处不大。

          豆瓣上有个小组,名叫“暧昧不起”。就是这样的。

          所以在生活又要有小小变化或者大大变化的前头,还是犹豫又犹豫。看似白白得到的,都要用另一种方式去偿还,这种偿还我可能会承担不起。不必要的时候想太多和必要的时候想太少是我的缺陷。

          而且被手头欠的一大把文章和工作搞的屁滚尿流,我好象一直都处在被动里疲于奔命但主动里懒散浪荡的状态里。

          一点不好。是否这一辈子就唏嘘又唏嘘。

    分享到:

    评论

  • 去那个小组看了一下。挺好。不过我现在拒绝暧昧。



    工作写东西啥的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