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8

    可怜的老师 - []

    下午一时兴起去上课,顺便探望多日未见的弟兄们,一进教室就万分同情老师。

    所有人都贴着后边坐,后半个教室满满当当,前半个教室空空荡荡。迟来的人都拼命挤进密密匝匝的后排,宁可坐坏掉的椅子也不往前排走。上这个课你要么早点来占后面的位子,要么就不要来了,否则跟老师隔着十几排桌子遥遥相望,滋味恐怕不会太好。

    老师隔着十几米扯着嗓子喊,没人吊他。丫怒了,一拍桌子,震惊四座。终于安静开始上课。

    此老师酷爱请人回答问题,方式是这样的:“这边戴眼镜的同学,你来谈一下”。“那边戴眼镜的同学,你来谈一下。”满座皆惊慌,埋头贴裤裆。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瞬间,四周纷纷忙着摘眼镜。

    下午的课一半时间在讲这些日子的论语热,一半时间在讲各大银行董事长的薪酬排行榜。所以一直到下课,我都很迷茫,一时也想不起来这门课叫个啥。

    回来一看课表,“社会认识论”,顿时恍然大悟!

    学校近日相当SB,居然把教学楼的手机信号屏蔽了,上课不能发短信,真TMD钱多的没地方花。鄙视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