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1

    在云南——其宗村的故事(九 其宗) - []

      2006年7月10日 其宗

      昨晚雷声大作,震的房子都在摇晃,半夜被惊醒,辗转反侧。全身被蚊子叮了很多包,又大又红,估计是昨天在拖顶乡上的那个厕所坏事,以后那种厕所坚决不上,坚决推崇就地解决。
      睡到中午才起,午饭后,下了一场暴雨,和阿妈一起坐在走廊上看院中的倾盆大雨,很少的话,我无比惆怅地看着黯蓝色的天空,和电线杆上被雨点打得颤抖不已的燕子。一场别处的雨,我想家了。
      阿妈去念经,叫我一起。原来今天是阴历十五,村里人聚会念经的日子,当地的风俗之一,每月轮一户人家主持,要提供茶水、食物等。

      带上春娅把村里的几户人家走了,学良的眼睛让我难过。他白天几乎什么也看不见,晚上在黑暗处能看到一点光亮。仔细看他的眼睛,会发现眼球一直迅速地颤抖。家里人也没带他去医院看过,办残疾证的人说这不是近视也不是白内障,也许过几年会好,不给办。我想着过几天假如回丽江办事就把他带上去医院检查一下,需要治疗的话等查过以后再说,起码要知道是什么病。学良一副懵懂的样子,半张着嘴,眼神不知望向何处。可我在他家昏暗的厨房里坐着,他走进来的时候,我分明感觉他是在望着我,他知道有陌生人坐着。我坚信他还可以看见。
      他阿爸对我说,现在他一年级,老师让他在教室里坐着听讲,可书和黑板他什么也看不见,也不能参加考试。阿爸和李兵商量送他去拉萨的盲人学校,我不支持送他去盲人学校,因为,他还不是盲人,不应当被当作残疾人来对待。可我自己又那么的无能为力。
      直到我走也没有合适的时间带他去丽江,我认为这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是我太过懒惰,顾着自己玩。回家之后一直惦记着,后悔当时没能带他去检查,就算专门跑一趟,也该去看看的。和袖子几次说起这孩子,让她去的时候要记得带他去检查,我为自己没能做到的事非常难过。

      接着,又去小河口走访上次不在家的那些,从其宗带着5个孩子,到村子里就更多啦。我教他们拍照,他们兴奋地抢着要试一试,每个人都拍了,歪歪扭扭模模糊糊,好歹我也有了几张和他们的合影。
      看孩子们在身边开心地跑来跑去,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简单的快乐。男孩子精力旺盛得精人,小姑娘脚步开始拖沓的时候,他们还是全速地冲过来冲过去。给他们买冰棍,开心地看他们的小脑袋凑在冰箱前面挑的样子。

     

    免费相册

    鬼子进村前的合影

     

    免费相册

    爱这稻田

     

    免费相册

    人民群众的队伍逐渐壮大

     

    免费相册

    庞大的队伍



    免费相册

    想念的小家伙,我的跟屁虫。

    分享到:

    评论

  • 04年,在其宗完小呆了一个星期.
    看着照片里这些孩子的笑脸,心情激动异常,恍惚还有熟悉的面孔
    曾经和我一起做游戏的这些孩子,都应该读高中初中了吧.
    其宗,金沙江,祖师洞,活佛,还有响水河.
    一切,都那么的熟悉和遥远,什么时候,我才能再次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