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5

    在云南——其宗村的故事(四 其宗) - []

      2006年7月4日 其宗
      
      早晨有牛跑到我们院子里来吃草,走出房间看见扎姆正在赶他们,看见我她抬头灿烂地一笑。去江对面的其宗,阿爸给我看了很多他们家的照片,那个老演警察的尤勇竟然是活佛的弟子。
      

    免费相册

    道场旁边的石头房子 

     

    免费相册

    每天都要走的路


      下午,有杏子、核桃、青稞酒、酥油茶,简直完美生活。阿妈把自己酿的青稞酒倒出来,喝了一小口,过了一会儿扶着桌子笑眯眯地说:“我喝醉了哦”,样子好慈祥好可爱,我也喝了一碗。阿爸煮的酥油茶很香,虽然我曾经怕极了这个味道,闻闻就够够的,为了适应藏区的生活只好逼自己喝,慢慢就习惯了。晚饭很丰盛,我胃口也很好,照这样下去非吃胖了不可,饭前在活佛的诵经声中,我研究英文版《The road to Shambala》。

     

    免费相册

    村里人
      

      晚上回去,和次旺在厨房里聊天,这是英俊的小喇嘛,笑得那么好看。我们开始研究云南地图,想出了些诡计,乐得二五八万。 

     

      7月5日 其宗
      
      今天写了学校的地产证和采伐证申请,是活佛和阿爸教我写的,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书都白念了。我说要不再改改,活佛说:“行了就这样吧,反正你写成什么样到了那儿他们都会叫你改的,好显得他们有文化”!登时觉得活佛十分有见地。
      
      傍晚,村里人在达摩饭店顶楼转经,我上去,和他们一样在降红色的转经筒边盘腿坐下,一起拨动它。顶上的经幡展开成莲花形状,在我们的头顶飞舞。诵经声与铃声阵阵,轰然不绝于耳。旁边的小女孩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穿盘扣的小红衣服,衣服有些脏,眼里有一种坚毅和淡定。(后来我去到她家家访,他们跟着我走了很多路。开学后,这个女孩成了森吉梅朵的学生。)
      
      晚饭后大家一起坐在达摩饭店门口喝茶,天渐渐黑下来,路边的小店亮起灯,远近的山峦变得黝黑而深邃,天空呈现出蓝黑色,云朵依然清晰,只是色彩黯淡。每当在别处看着夜晚来临,都会使我意识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两天都没什么事情做,觉得自己是个游手好闲寄人篱下的人,虽然大家都对我很好。开始有一点想家,一个人冲破阻挠千里迢迢来到这偏僻的小村子,为了什么?为孩子?为自己?我不清楚,只是一直有一股力量推着我来到这里,可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什么。
      
      大部分时间里无事可干,看些书,和当地人吹牛,傍晚和小尼姑在经堂里磕长头。磕头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千般万般思绪,我不知道到了现在,我是否真的应该放弃一些东西。
      
      看到有书里写活佛的传奇,暗暗惊讶。
      
      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晚上和次旺在厨房里聊天喝可乐了。

     

    免费相册

    雨中的其宗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