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5

    在云南——其宗村的故事(三 其宗-维西县城) - []

      2006年7月3日 其宗
      
      昨天晚饭后,站在道场的院子里看火烧云。阿妈指着周围的山对我说,这些山背后都有人住,傈僳族的,想起电影《德拉姆》和《怒江魂》,忍不住想去他们的寨子看看。阿爸吓唬我说,山上都是原始森林,狼啊老虎什么都有。
      
      早晨活佛和次旺要去中甸,次旺穿着降红色的僧衣,把肩膀上的红布往身后一裹,睁着亮亮的眼睛跟我说,早饭在桌上,自己吃哦。于是我一个人吃掉了两个超大的花卷,还有那个小辣椒,怎么那么好吃呢。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见他穿僧衣。

      我去维西买空白收据,于是一个人坐在达摩饭店门口等过路车,在空荡荡的座位之间窜来窜去地拍照,沿途经过藏族、纳西族、傈僳族人的村寨。然后审美疲劳,睡了一觉,这么嗜睡,难道是高原反应?
      
      到维西是1:30,问回程车,2点最后一班,OMG这让我怎么回去。打了个车到财政局,2点上班,趁这功夫走到邮局寄了几张明信片,因为我在丽江的健忘,这些明信片落款写着丽江却都盖了维西的戳。 

      出来已经三点了,反正赶不上车了,就顺着下坡走回客运站,看能不能搭到顺便车。路上买了根烤苞谷一路啃着,要是每天能有苞谷吃我也很满足。
      
      站在维西大桥边等过路车,烈日当空。小面司机要150才肯送,班车包括过路的都没了。只能碰运气了,什么面包车卡车拖拉机,看见四个轮子的我就拦。一半都不理我,停下的都不到其宗,等了快一个钟头,热得满头汗,绝望乎!
      
      在做好住下的准备时,终于,一辆到塔城的小面把我捎上了,25块,哈哈哈哈。等车的时候很沮丧和委屈,欲哭无泪,多希望有人陪着。
      
      在阿爸家吃过晚饭后,一个人走回江对面睡觉,活佛和次旺今晚都不回来,那幢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睡。天慢慢黑了,在大桥边坐下,望着金沙江水滚滚而去,晚霞在其宗村的上空聚来又散去,烧红了半边天。

     

    免费相册 


      
      天全黑下来之后有点害怕,拍照的时候有过路车在身边突然停下,陌生男人探出头来对我说啥的时候,吓得差点把相机扔了,他大概是问我要不要搭车吧。附近的狗疯狂地吠叫着。  

     

    免费相册 


      
      小尼姑把院门锁了,她们的屋子离门很远,又敲又打半天没人理我。只好翻墙,还好墙不高,还好狗是拴着的。后来因为要盖房子盖学校,要修路,这堵墙拆了,但是那个铁门还形同虚设地留着,单纯的小尼姑有时候还去锁门,次旺说起来的时候总是笑的颠三倒四。
      
      一个人没事做,去尼姑那边坐在她们空荡荡的厨房里,黑糊糊的墙壁和屋顶,简单的炊具和作料。她们的生活很清苦,屋子里有一个瓦数很低的灯泡,三个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坐着,用手托着脑袋,偶尔说两句话,一个年纪大些的尼姑完全不会说汉语,一直拨着念珠,或望着我笑。小尼姑教我说些藏语,也是语言不大通。我就那样坐在墙边的小板凳上,看着飞蛾一下一下地撞上灯泡……
      
      回去一个人在水池边摸黑刷牙洗脸,雨季云多,连一点月光都没有,周围的大山静默得可怕,也只能自己给自己壮胆了。还好睡得很快,白天下午来回车上也一直在睡,我真是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