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5

    在云南——其宗村的故事(二 丽江-其宗) - []

      2006年7月2日  丽江——其宗
      
      活佛果然很特别,说京片子,听Sting的歌,一路把车开得飞快,会说“啊哦”,和我以前见到的语言不通的活佛大不相同。
      
      抬眼看见蓝得透彻的天,层峦叠嶂的云。
      
      到其宗。

    免费相册
      

      其宗位于四县交界的关节地带,村子在金沙江边,属于维西,江对面是中甸,往下一公里是丽江,往上两公里是德钦,风水宝地。这是后来次旺告诉我的,那时候他开始以涮我为乐,每告诉我一件事都会跟着问一句:“信不信?”我全都说信,此为后话。

     

    免费相册 


        
      住在江对面的道场的小屋子里,学校就要在临江的地方盖起来。
      
      小尼姑的笑如此纯净,眼睛清澈透明,穿着红色僧衣站在这群山环抱的山谷中,坐在草地上学藏文,站在水边洗衣服,并排走路,站在门口笑,怎么看都是一副画。

     

    免费相册 


      
      院子里还在盖房,很多人跑前跑后地忙活。一个穿着T恤的皮肤黝黑的眼睛亮亮的一直笑眯眯的小伙子帮我打扫屋子,问我:“睡里面睡外面?”我说:“外面吧”。再看看他,头发短短地贴着脑袋,想他是不是喇嘛,然后又想起李兵交代我有一些资料在小喇嘛那里,小喇嘛叫次旺。我就问他:“你是不是次旺?”他睁着亮亮的眼睛点了下头。
      
      谁也不认识,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厨房里昏昏欲睡,戴眼镜的大爷走进来倒水,和我说:“我是活佛的爸爸。”我惊道:“哦!阿爸啊!”晚饭是阿爸做的,原来这里不是每天糌粑酥油茶,想我是怀着每天要吃糌粑的壮烈心情来的,居然不是,还有点失望。
      
      傍晚小尼姑在楼上经堂里磕长头,我站在门口看,她们招呼我进去教我,我也站在旁边磕起五体投地的等身长头,过去的种种与心中默许的期望混杂着。我知道自己心太浮躁,可这时,也知道自己已比过去更加平静且坦然。磕了三十个而已,只觉通体舒畅。
      
      等身长头,叩拜时,双手合掌高举,触额部、口部、心部各一次,双膝盖跪地,全身俯伏贴地面,两手前伸合十,额触地面。然后站起,重新合掌。合掌,代表领受了佛的旨意和教诲,触额、口、心窝,表示心、口、意与佛相融会,合为一体。
      
      在藏区,这样磕长头的信徒随处可见。他们把祈祷注入心田,用双手划出弧线,然后扑向大地,将全身从额至脚紧贴大地。在无数次的旁观后,我用自己的身体尝试了这种与大地最直接亲近的方式,也深深地理解他们为何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动作而无怨无悔。
      

     

    免费相册

    随时可见的日月同辉

     

    免费相册

    尼姑的院子,种着很多菜、花和向日葵,后来成了学校的操场。

     

    免费相册

    诡异的向日葵,到那里的最初两天我就成天举着相机对着这些向日葵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