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30

    Self-conscious - []

    翻日历找出立秋的日子,夏天居然就要迅急地过去,想到投简历找工作就忍不住愁眉苦脸心事重重。听老子安排是个省劲的做法,可作为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永远自我感觉良好的小盆友,总会牛逼烘烘地想去碰个头破血流在所不惜。

    话说把一切先撂下出去晃两个月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这种事情干多了反而觉得十分索然,完全没有挑战了,而耐住性子呆下来倒是个挑战。

    昨天加了一个道友,她说你该给降初师打个电话,他会很高兴。于是羞愧地想自己早已经再次向女流氓靠拢,还有什么脸给师父打电话呢。人啊,总是避重就轻的,当女流氓比当女居士容易多了,所以我在理智上选择当女居士,情感上选择当女流氓,话说能集女流氓和女居士这水火不相容的二者于一身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吧。

    可电话还是应该打一个的,几种开场白在脑子里翻腾了一会儿,听到师父一声“喂”之后,说出的居然是:“师父,您猜猜我是谁。”师父就猜了起来,可惜没猜对。他果然很高兴,经常在那头就突然大笑起来。他看过我博客,说你还把我在温泉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就自个跟那儿乐得跟什么似的。搞得我真是脸红耳赤,羞愧难当。

    好像慢慢地,旅行变成一道伤口,随时复发,隐隐作痛。

    很多时候生活的确是令人为难的,矛盾无处不在,你不可能将一切调和,而只有从中筛选出最优设计。不能叫妥协,因为你并没有那么无奈。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是降初师的弟子,我在沈阳,师父在两年前来沈阳时和我结的缘,看了你的博客,看到师父的照片,很想念他!
  • 是不是降初师父也说爱你 了
  • 旅行变成一道伤口,随时复发,隐隐作痛。
    喜欢这句话
    ...
    知道傻子为什么快乐吗 因为傻子啥也不想
  • 奥运来了,晚上就凉快了。
    开幕前夜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