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4

    多事之春,慌张之行(十五) - []

    (十五)2008年3月29日 西昌

    西昌这地方一般跟卫星联系在一起,像我们这么二的人,到西昌当然也要放一颗大卫星。

    列车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到的,从飞沙走石的大西北到山清水秀的大西南,也就一瞬间。辗转多日到了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两个人却轻车熟路地背着硕大的背包挤上人满为患的早班公交车到了汽车站。我们将从这里折向杨二的老家——泸沽湖。

    去泸沽湖是个意外,不过是成都的朋友们望着面如土色心慌意乱的两个人随口一说:去泸沽湖呗。那就去泸沽湖呗,我到过云南多次却从没动过这个传说中的大淫窟的念头,而这一路我们就没跟意外脱过干系。

    几乎每到一处的汽车站我都会对着时刻表和地图垂涎良久,西昌汽车站让我垂涎的那个地方,叫木里。

    握着两张车票去马路对面的摊子上吃早点,油锅旁边的筐子里有一根金灿灿的油条。老板娘说一块钱一根。当我和童胖子面面相觑像买菜大妈一样慨叹油条都要一块钱啊我们以前一块钱五根呢北京也才五毛钱一根的时候,一农民工模样的哥们走过来说,要一根油条一碗豆浆。老板娘把那根油条切了四段用一只盘子装着递给那哥们。

    我们俩看看他,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来两根油条两碗豆浆。结果老板娘说了句让我们从头冷到脚的话“油条卖完了,最后一根给别人买走了”。我指着油锅说,你不能再炸么?她说今天不炸了,收摊了。

    额滴神啊!这么屌!

    坐在那吃油条的哥们旁边,童胖子对着那碗跟面汤差不多的豆浆嘟囔“我想吃油条,我想吃油条”!老子一股火窜上来,一拍桌子对那哥们说:“你把油条让给她吧!”那哥们估计没见过这种女流氓当街抢油条的阵势,立马点了头。童胖子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不要脸,但她实在想吃,跟那哥们说,要不你再吃一段吧。那哥们咯吱咯吱又吃了一段,童胖子就红着脸眼含热泪吃了剩下的两段油条。

    我一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边屁颠儿屁颠儿地给那哥们递了根烟。带这么个拖油瓶出来,我容易吗我!

    注释:童胖子=小草=lynn=童小林=林小童=童小草=湖心深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些 2007-07-24

    评论

  • 哈哈,看完抢油条的时候,笑死我了
    差点惊动我一大帮同事。
  • 油条那段,宿宿同学太仗义了。
  • 你带着童胖走完了旅程,我为你骄傲
  • 哦哦哦,你人真好。我以后要跟着你玩,你罩着我啊!
    跟着宿总有油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