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30

    Here comes July - []

    大概会是几年来最最索然的七月吧,不是总能突然回到荒凉的,只能在每一个早晨醒来的时候听见窗外工地和汽车的喧闹。

    像是在反复抱怨自己的凄苦,可是能够这样,已经很好很好了,马路上随便拉一个人可能都比我们苦。雨后的晚上拎着很重的东西走在三环路上去一处可以收留我们的住所,人行道上几乎没有人,机动车道上闪烁的车水马龙,Vero突然停下来拽着我胳膊说,是不是很有流浪的感觉。

    每一个远方在抵达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

    而查海生是很容易在七月被想起的。 

     

    七月的大海  海子 

    老乡们 谁能在大海上见到你们真是幸福!
    我们全都背叛我们自己的故乡
    我们会把幸福当成祖传的职业
    方下手中痛苦的诗篇

    今天的白浪真大! 老乡们 他高过你们的粮仓
    如果我中止诉说 如果我意外的忘却了你
    把我的故乡抛在一边
    我连自己都放弃 更不会回到秋收 农民的家中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赶上最后一次
    我戴上帽子 穿上泳装 安静的死亡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七月不远------给青海湖,请熄灭我的爱情   海子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此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 天堂的马匹不远)

    我就是那个情种: 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 请熄灭我的爱情!)

    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其他的浪子 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 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此爬山涉水死亡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如同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 青海湖 暮色苍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 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苍茫的水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