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0

    春天日记 - []

    终日混迹于西边的姑娘昨日到了东边突然发现原来同在一座城的两边风光大不相同,我们西边人还裹着难看的棉服和高领毛衣在抹布一样的天空底下低头走路的时候,东边人已经穿着夏日的轻盈小衫戴着墨镜招摇在街边肮脏的垃圾桶旁和满街建筑工地的灰尘中了,一个个都像是从时尚杂志上走出来的,就是背景比较龌龊。而穿着那样的衣服跨着那样的包包只有走进新光这样的楼里穿梭于PRADA和LV中间才能猛然找到感觉挺直腰杆。西边的姑娘没能在新光碰见王菲周迅等等,却终于亲眼看到了CCTV那幢歪掉的楼。 

    是在销魂的新光天地约见了一起出行的两枚姑娘和一只文艺男,感慨让我和小草不得不反复面面相觑张口结舌的文艺男幸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否则恐怕该男能产生的作用将只有一个:添堵。但愿该文艺男不会看到我的博,我这小胆儿也就敢在人背后说说坏话吧。

    在某姑娘迟到2个小时的过程中我和小草溜达到地下PIZZAHUT的时候,小草告诉我,王小泡同学说了,在这一片这也就是个民工食堂,这整个地下餐厅都是个大民工食堂。而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一项美德,忍耐力超强。

    回屋不到一分钟接到Vero的召唤,累的不想动弹,可在打过几通电话的半小时之后又百无聊赖地拨过去说我马上到。她于是狂笑道,那你赶紧死过来吧!

    接着本姑娘顶着脸上被08年的第一只蚊子叮出的一只硕大的胞再次奔上了长安街。晚上两个人躺着说话说到凌晨4点半,都困得要命眼皮都睁不开了可还是不想睡还是想说话。说得最多的还是感情上那点破事以及当下每个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都心怀鬼胎的人际关系尤其是男女关系,简直太玄妙了。不可说,不可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王波说,跟着你,不会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