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8

    惆怅到死 - []

    回学校的第一天相当不错,清早去西区上课的路上在7-11买包子和豆浆,然后坐在阳光充足的教室里听大舌头讲课,中途溜去图书馆还书借书,然后把脑袋埋进书里睡死过去。假如可以的话真希望永远也不要毕业。

    去图书馆的路上就问自己,这样不是很好么,干什么要逃呢?别人都是寻找独自出行的勇气,我是寻找留下来的勇气。可是留下来干什么呢,学法语、考IELTS、准备下一次CPA,总归不情不愿。可是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也真是件让人纠结的事情。我真不是强悍到只想一个人上路,是因为根本没有合适的人能和我一起啊。 

    妈妈已经不像过去一样对我的反复出走表示抗议了,只建议我换个时间去,口吻是商量。可我着实是不想让他们不高兴的,最怕听到的就是爸爸说他要整天担心地睡不好觉。 

    接着突然发现这一次,大抵是不会一个人走的了,照旧是喜欢爽快的姑娘而反感墨迹的爷们。为此愉悦了大半天。根本什么事情都不想干了,可是不把这些破事处理完怎么能安心走哪。

    而小盆友们都多日未见了。也不知道走之前能不能见见了。

    分享到:

    评论

  • 偶昨天毕业了. 拍了学士服照片.想起你当年拍的样子.
    毕业酒会上三个同样喜欢到处旅行的同学凑在一起说话,一个说约我好多次走滇藏都约不到,她大概5月会去. 而我那时应该在为工作奔波了.先吃饱肚子再说了

    宿苏一路平安啊.

    好想去新疆, 夏天.
  • 文字太空灵的,让人妒忌。不得不承认,文字的修养是天生的。不自觉地喜欢上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