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1

    空气厚重 - []

    对这种毫无意义的打仗一样的考试真是深恶痛绝了,所以上午考完出来一点雀跃的感觉也没有,只想着后头要怎么办。彤彤立刻出发奔了上海。

    下午先是一场令人稍许自卑的紧张的压抑的对话,实际上可以总体归结为愉快。之后是一场形而上学的对话,还有不可言说的一些,又想留又想逃。晚上则是一顿郁闷的酒。

    其实我是在惧怕生活,因为他总是跟我想的不一样,而且是朝向令人不适的压抑的方向。而依然迫切地想要回到空气稀薄之地,因为那儿总是朝向令人愉快的惊喜的方向。

    可是该面对的还是得硬着头皮面对。无处用力的感觉,又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