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0

    不絮叨根本是不行的 - []

    在天津恍惚着坚定着愉悦着了一个礼拜之后的下午回到北京就迎来了又一次的降温,从地铁八通线转一号线再转二号环线再转公交车回到15楼温暖的屋子里,这一天的上午10点钟考完破信息系统出来耳朵都快冻掉鸟。

    开卷谁也不当真。8点开考7:50从宿舍走出来去对面的7-11买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去考场,卷子发下来之后对着大裸大裸的资料开始啃包子,我日,那么多题。老师慢腾腾地走到我跟前,我连一眼都没看他继续悠然地吃我的包子,他就知趣地踱开了。狂写两个小时,最后交卷子走到他跟前才发现前边好几道都根本没答。

    而一个礼拜前车刚开出北京城一帮在北京死活不找我的人就开始玩命给我打电话,刚充的值当天下午就打爆鸟。一怒之下在网上充了300,我以为直接能送我200,结果个破联通送话费还要提前打电话表示参加此活动,简直太JIAN了,千年等一回送个话费还一点诚意都没有。

    而那几个破电话的结果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去哪,从重庆踢到太原又踢回北京,最后那个电话根本没给我讲话的机会就断鸟。

    而明天上午的考试结束之后又要进入名义上的寒假,我只想回家去和妈妈和外婆呆着,因为我突然意识到那点小银子恐怕只能填补我这几个月欠下的缺口,而对未来那些小想法小希望帮助不大,太让人沮丧了。

    以及,以及,先不说了。压抑……

    分享到:

    评论

  • 来日方长
  • 我是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虽然没见过面,却已和你认识很久了,每天都要打开你的blog,听着你的音乐工作呢,希望有机缘我们能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