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25

    记录是怕自己有一天忘了 - []

    老扎小盆友似乎每年冬天都会跑来北京得瑟,他一来,当年、次年、再次年等依次类推的拉萨人民就会在北京开趴踢。其实在唯一的那次之后我再也没到过拉萨,于是连任了数年的“年度最不靠谱女青年”的光荣称号。

    有一年这拨人在后海和天安门广场合影,那时候我胖到残不忍睹但自己不觉得。去年扎小盆友住了很久但是没见几回,我请他在我们学校食堂吃了顿拉面,他大赞那碗厚道的拉面。那年我们还挑了最冷的一天去塘沽,在码头上被吹得七荤八素。

    这一年又换了拨人,也有没换的,于是04年那一拨成了祖爷爷祖奶奶。最NB闪闪的是小四(非郭敬明),专程打了个飞的到北京。那一夜我们在一家藏式酒吧里喝到凌晨三点,喝光了那儿所有的啤酒,抽光了所有人身上的烟。扎小盆友在酒精的刺激下引吭高歌,再次为姑奶奶们唱了各种小曲儿,小曲儿叫花儿与少年。撤回青旅,六个人两张单人床睡了一夜,至于怎么睡的大家可以尽情发挥你们奔放的想象力,当然我们没有让任何人睡地板。

    扎小盆友的嗝从喝酒的时候一直打到睡梦里,每一个震天响的呼噜声都伴着一个惊悚的打嗝声,极富动感和韵律且每一阶段都不同。于是我们就在这样销魂的伴奏中进入了梦乡。半夜听到床边“空咚”一声巨响,我是第二天才知道是四小盆友掉下去鸟。醒来之后厚道的小四还一再为我和Vero辩护说绝对不是我们俩踹下去的。

    第二天我们在后海看到了北京难得一见的蓝天,有一张各怀心事的合影,又再次来到毛爷爷跟前得瑟了一会儿。照例是要去前门吃卤煮的,二两的已经从5块涨到了8块,邻桌一个男人言之凿凿地强调5块那绝对是10年前,并向我投来了不屑的一瞥,又再次鄙夷地冲着我说那是95年的事吧。

    于是在这样的刺激底下我又推翻了之前的所有计划,明年还是专心玩吧。人生苦短啊。

    分享到:

    评论

  • 语言风格。。。。。。。。
  • 玩就玩吧,很好.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