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9

    五明佛学院·坛城 - []

    如果可以,我愿此生围绕着你,永不停歇——坛城

    免费相册

    回来之后和人说话,写博客,经常开头就是:“在五明的时候……”。而其中更频繁的是“到五明的第一天……”,“在五明的最后一天……”,因为似乎只有刚到和快走的时候,才有一点特别的事可说。

    而在这中间的这些天,每天几乎都只做一件事:转坛城。

    十方诸佛菩萨的清净之地——坛城,全世界唯一可以转绕的坛城。
    坛城原本是藏传佛教密宗里观想的对象。为便于观修,人工制作了影像坛城,像唐卡坛城,沙画坛城等。
    法王修建了这个可以看到、可以转绕的坛城。是佛学院最殊胜的地方。

    免费相册

    在没看到这些介绍之前,拉姆告诉我,几乎每个到五明的人都会去转坛城,下等功德是108圈,中等功德是1080圈,上等功德是10800圈。我不以为然,觉得转绕实在是太无聊的事情,随便转几圈就算了。

    不知道是哪一天,不知不觉就转了100多圈,于是发了个不大不小的愿,走之前转完1080,愿力真是不可思议。

    于是,从那以后每天早晨起来,吃两口糌粑,带上水果饼干和白开水就上坛城了,转到晚上太阳落山以后下来。

    免费相册

    通往坛城的小路

    坛城一层是108个转经筒,二层是供奉诸佛菩萨的经堂(下午2:00—5:00)以及转绕的地方,(晚上7:15左右关门,早晨不知道几点开因为没那么早到过,吼吼),三层是尸陀林(下午2:00—5:00),四层是密殿(基本上,没有特殊的因缘,这个地方任何时候都是进不去的。)

    免费相册

    坛城一层转经筒

    二层有十多个小经堂,藏族人的习惯是拎一桶色拉油,每个灯里添一点。可能是为了方便,所以没有用酥油,色拉油可以在坛城旁边的小店买到,有金龙鱼的。不过那些小殿2:00—5:00的开放时间只是个大概,好多觉姆都只开一个小时,因为她们自己也要修行的,不能老在这里看着。

    转。转。转。

    免费相册

    一圈一分半钟左右。怎么说也是4000多米海拔,一天走8个小时。我平常逛街两三个小时就累,就要回家。
    而在这里,我常常觉得自己壮得像头牛。在辽阔的坛城上,健步如飞。
    早晨冷,要穿着棉袄上来,常常走到大汗淋漓,衣服一件件地脱,脱到只剩短袖。也不怕太阳晒,最后,胳膊、手背、脖子都火辣辣地脱皮。

    免费相册

    总是那么一圈一圈的绕,很多面孔都熟悉了。每天人都不一样,每天都有花花绿绿的游客来走两圈拍两张照片就走了,傍晚时候是个高峰。
    他们裹着厚厚的冲锋衣、羽绒服,戴着大帽子、大墨镜、围巾蒙面,恨不得弄个袋子把自己套进去什么也不露出来。

    大概是转了6天。前三天每天100多,后三天早出晚归每天200多。手上拿着念珠计数,经常忘记拨,就多转一圈,因为只能多转不能少转。就这样,每转完108圈还要补几圈,防止算错了。

    中午休息,会坐在坛城旁边的木头桩子上,挤在一大堆阿妈中间,或者下到底下一层转经筒旁的一溜台阶上,把干粮拿出来吃,常常被藏族大叔们、阿妈们招呼过去喝茶。我们都把自己带的吃的拿出来分享,和人、和牛、和羊、和狗。这些动物几乎都是放生的。

    从没有这样深刻地体会过众生平等。给他们吃的从不会是残剩的东西,一包饼干打开,先喂给他们吃,自己再吃。

    有很多通灵性的牛羊。当我亲眼看见一只羊面对坛城的方向双腿跪下时,惊呆了。那不是一般的匍匐,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跪拜。同时低下头,羊角垂至地面,像是在忏悔。

    他们告诉我,这里过去有很多通佛性的放生羊,很多都圆寂了,只剩这一只。他们有的会帮堪布搬书,有的会下跪,有的到了堪布讲课的时候就会跟着进经堂,找一个位置好的垫子坐下听课。有一只羊听课的时候泪流不止,堪布过去给他摸了摸顶。说这只羊前世是个喇嘛,破了戒,于是转世成一只羊。

    免费相册

    傍晚的云和光线总有一种诡异的美

    而有的人,每天都来。

    一个广西姑娘,已经住了两个月,还要住很久。脚上走出了泡,腿也崴了,还坚持每天都来转,一瘸一拐的,好多觉姆看见都哭了。姑娘生性豪爽,口无遮拦,看到不顺眼的就要说。有些不了解情况的游客上来叼着烟转坛城,她会过去叫人家把烟掐了。我说发了愿转一千圈,现在每天都要把时间耗在这,她跳起来叫,“怎么能说是“耗”呢?我昨天爬到山顶上望坛城,觉得坛城好美,每天能来转是多幸福的事啊。”

    一个山东汉子,穿着绿色军裤,以前是个消防队员。他走得非常快,体力也好,很少休息。注意到他是因为,我一向认为自己走得就算很快了,一般都是我超别人,但是每转几圈,就看见他从我旁边“咻”的一下就过去了。他被我们称作“火箭”。

    一个喇嘛大叔,也不胖,却喜欢腆着肚子。我总觉得他是个活佛,因为他每次来身边都有个跟班。不过我们从来没问过他,他也没说过。问他,大叔你怎么有那么多时间来转坛城。大叔说,哈,我这辈子多的就是时间。

    一个哑巴老喇嘛,牵着一条狗,每天都慢慢地走。看到面生的游客,喜欢过去呀呀地打着手势告诉人家点事情,人们都能懂。他们都说,那条狗起码转了20万圈,来世肯定是个人了。

    一个老觉姆阿妈,走到正在休息的我身边,笑得开花,摸摸我的手,说,累不累。我说,不累。她用手沾了口唾沫,慢慢地弯下身,捻起地上一只垂死的小飞虫,飞虫有了唾液的滋养,立刻扑腾了两下翅膀。阿妈把她放到坛城边供奉的花上边。这小飞虫,大概就被超度了吧。

    免费相册

    面孔黑亮身材魁梧的康巴男人站在坛城的栏杆边,目光如炬,带着好奇和探究,毫不掩饰地直接望进你的瞳孔。他们的行为方式就是如此直接,我以为我也是,所以我也直视过去。
    他们直接是因为他们心里干净,可是我不干净。
    所以,一圈、两圈、三圈以后,就再也不敢望过去了。

    免费相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他们都说,那条狗起码转了20万圈,来世肯定是个人了。

    我晕
  • 吃布施 :)
  • 坛城下那个老盘羊还健在呐? 也不知道它吃什么.......牵狗的老人也还在? 他好像是有时为狗要点钱的,把钱塞在狗项圈里......照片拍的真好,光线难得.......
  • 我最想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