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8

    - []

    喝到要醉不醉的那种状态,异常美妙。

    还好我只下定决心戒烟,没有戒酒。酒这东西太美妙了。

    什么话都能说,什么人都能摸,什么地方都能靠。

    峰叔烂醉如泥,居然说,你们TM看不起我,这车怎么这么矮啊。

    跟着小君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小雪的眼神恨不能杀了我。

    去钱柜么?我们都想睡了。

    我被拖下车,又坐上去,又被拖下车,又上去。

    他最后说了啥呢?他最后那样望着我干嘛呢? 

    原来真是月亮走我也走,车跑得那么快,月亮也跑得那么快。

    我痴呆地望着车外,都不知道该想念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不能悲伤地坐在谁身旁?

    谁爱谁。爱谁谁。

    我还能打字呢!真美妙,还有这歌,真是美妙。

    妙啊~~

    分享到:

    评论

  • 两位都很深刻
  • 再过几年 你会连醉酒的想法也没有了 谁能敌得过时间??
  • 半醉半醒之间太难把握了,总是第二天醒来时才发觉又是宿醉不醒,不想记得的的还是没忘了……

    不过昨晚喝的贵州米酒太甜,没点酒味,真呼不过瘾,要喝就得来点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