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3

    扯个淡 - []

    在成都到北京的火车上,我旁边坐着个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从火车开动就一直哭个不停,拿着手机发短信。因为我自己也曾经在火车上这么没完没了地哭过,所以对她表示充分的理解和同情。无意中我看到一眼短信内容。

    好吧,其实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有强烈的偷窥的阴暗心理。看到“老公·#¥%—*……”

    她哭了个把钟头,终于慢慢缓过情绪来。从包里掏出一本书,那本书是这个样子的。

    书皮背面有同系列其他书的封面介绍,分别有余秋雨、韩寒、郭敬明等,封面都是毫不相干的动画人物。姑娘把书拿出来之后并没有看,还是在发短信。

    鉴于那本名字叫红的看得我几近崩溃,我拿她的书翻了一下,里面有荧光笔勾出的句子,什么我一直寂寞啊之类的。书含金量还挺高的,把好几本缩成一本。

    我不否认,我曾经也是个安妮宝贝粉丝。但是现在对那些句子,真是无法忍受。从《二三事》开始,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再者,最近看“黑孩子”杂志,最新一期的墨脱凶猛,采访几个走回来的人。有一人说:那次有个女作家和我们同行,听说那女作家回去之后写了本书,叫《莲花》。记者大惊,说,啊?安妮宝贝是和你们一起走的?你不会就是那个男人的原型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