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0

    那个叫做二连浩特的地方 - []

    终于知道为什么找不到北京到二连浩特的车次了,原来那站叫二连,不叫二连浩特。之前搜索过好几回,我还郁闷,怎么能有铁路没火车呢。

    13个小时,硬座64块,这时间、这价格,真是相当满意。假如是绿皮车我就更满意了。

    没有过在这么冷的季节去旅行,而且是往北,能找到的照片不多,而那种辽阔、那种荒凉,正是我想要的。零下15度的夜晚,被雪覆盖的草原,忧伤低沉的马头琴,狼的嚎叫,想想就兴奋。假如可能的话,就过境,乌兰巴托大概到不了。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没有目的,或者说那个目的太过含糊,我无法表达。

    于是一直听布仁巴雅尔的《天边》和《呼伦贝尔大草原》,遥远悠长。从佛学院出来的下午,在天葬台搭了工作组的车去色达县城,车上放的是他们一家唱的《春天来了》,心情一下子就振奋起来,尽管已经是在往回走了。就是这样,一坐上车就愉快得要命。

    二连浩特很隐匿,假如不是因为处于中蒙边境口岸,大概很少会有人特地去到那里。而贯通欧亚大陆的西伯利亚铁路的一条支线会经过这个地方。我要坐的正是从北京到莫斯科的K3次列车的中国段。神奇的是,豆瓣上的二连浩特条目下居然有一篇游记,而且写得很好,名字叫“如果你来天尽头”。 

    我得承认,我还是有着那么不可救药的浪漫情怀。

    寒冷啊,再凛冽一点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又是周末了 2007-11-10
    寂静 200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