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1

    食堂一则 - []

    话说刚从五明回来,心确实清净许多。小曼小君仍旧不时张嘴胡说八道,其实我也跟他们一个德行。我就调侃她们,瞅你们,造多少口业呀。

    她们也怕遭报应,慢慢地就收敛了,自己控制着。小曼有时候唉声叹气道:“以后都不能胡说八道了,多没意思啊。”

    后来,本着弘法利生的原则,我开始教她们念咒。我说,金刚萨埵“唵班匝萨埵吽”是消除业障的。小曼立马问:“那我下次造了口业念这个是不是就消了?耶,又可以胡说八道了”。一时间搞得我张口结舌。

    彤彤说,真是多此一举,你说你,教她们这些干啥。

    话说今天上完课去食堂吃饭,小曼指着菜价牌子问:“那写的什么鸡?”小君说“什么鸡啊,那是冬瓜。”小曼嫌弃地说:“这么难看的字还敢挂出来?”

    刚说完,打菜那人就把牌子摘了去重写了。小曼当即意识到又造口业伤别人心了。立马低头狂念“唵班匝萨埵吽……唵班匝萨埵吽……”。

    一边吃饭,一边数落食堂不讲卫生。说着小君就讲起一打饭的:“瞅那女的长得就没有善样。”说完她也立马打住,低头念“唵班匝萨埵吽……”。

    我狂笑道:“你丫念得还挺顺溜啊!”

    我这到底是在干嘛呢,不知道算不算弘法啊!

     

    以及,冬子念的真是很有质感,不过相机没电了,只录下一小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