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31

    五明佛学院·索南 - []

    刚回学校,小君劈头就问:“戒色了吗?”我只好老实地讲:“没有。”
    因为离开五明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果然还是戒不了色。

    在五明最后一天的下午,从坛城的密殿出来,沿着西边的土路一直走。因为到了有经幡的地方,可以拍到整座莲花。
    人非常地少,左边是稀落的僧舍,右边是松林,挂着破破烂烂已被风吹日晒多日的衣物,有死亡的气息。

    这时已经是傍晚,太阳依旧热烈,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会遇见种类不明的小狗。
    先是在山坡遇到一群觉姆,莲花已初露端倪;再往上走,是三个年轻喇嘛,莲花已经完整地在眼前了。
    最英俊的那一个冲着我说:“你好。”

    我敢肯定在觉姆的海洋中打滚数日的自己,当即两眼放光。
    就好像我自以为自己吃素吃荤都无所谓,所以在五明吃了十天素也没有觉得不习惯。
    可是回到成都的第二天早晨买包子,看到有素的和肉的。心里想着要两个素的,从嘴里说出来就是一个肉的一个素的。

    他是三个当中汉语说得最好的,叫索南,原本是萨迦派的,来这里学习。
    我们聊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很开心。大概都是学院的事情,以及我们都想去印度。
    都没有笔和纸,他们就用脑袋记下了我的手机号。

    索南后来发短信叫我:“松松道友……”。我说我叫“宿宿”,不是松松。
    拍照若干,我也终于能够看到自己坐于莲花之中。
    总之在那儿,一切都是喜乐。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

    不知道这样的记录有没有意义,只是记忆里的美好画面,都希望自己别把它们给忘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 2007-10-31

    评论

  • 藏族还真是帅哥多,我去年去日喀则一藏族导游很帅,今年去稻城也遇见一藏族小伙,满头卷发,很有男子气。相较之下,现在的汉族男人越来越不行了。
  • 忘记和记住都同样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