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30

    不是总结的总结 - []

    这大半年来我的生活十分健康节制有规律,十分靠谱,也十分没劲。

    不知不觉竟然过了八个月朝九晚六的日子,当然我上班经常迟到,下班不到点就走,300路挤着挤着就习惯了。其实第二个月就开始纠结是不是该跑路,大好时光不用来旅行太糟蹋了。至今我也没想明白这8个月是否值得,以后会不会后悔。

    去影院看了很多场新片和老片,是近年来密度最高的,不是我有钱了,是日子太乏味。

    今年我喜欢听口水歌,就是爱来爱去要死要活的那种,唱K的时候默默发现从来都不知道歌名的竟然张嘴就能唱。

    书读得很少。 

    找了四个多月的工作依然一无所获是意料之外的。

    今年没有爱情,也没有暧昧。本命年,珍爱生命,远离男人。而某人扎扎实实成为了我永远的郁结,只有来世再还。

    还好几个朋友一直在身边,是最大的开心和安慰。

    不愿意想太多,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就应该感恩。

    本来不打算写年度总结,嘚吧了两句就不知不觉往上边靠了。说大半年来是因为春天暴走的日子还算值得回味。

    昨天巫婆说采访我,08年有什么遗憾,09年有什么愿望。我08年的遗憾是京硕女白菜价贱卖竟然都没有卖掉,希望09年能卖出去,以及大家都能好好活着。谢谢。

  • 2008-11-24

    无题 - []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

     

    2008.11.1  圆明园

  • 周五万圣节果然很疯狂,搞定两篇论文并在晚上和伟大导师和若干牛叉学妹顺利会晤,讨论了很多泰斗级学术问题并点头哈腰地听闻各泰斗批驳我那孱弱不堪的毕业论文初稿之后,怀着一颗悔恨不已的谦卑之心回到宿舍继续挂网。

    周六在圆明园看到纷飞的银杏叶子,风大得邪乎。周日则窝着看了这些日子出镜率最高的两部片儿,看完几个钟头之后竟然完全不记得里边都说了些什么了。 

    最近频频有人以或同情、或怜悯、或安抚、或鼓励、或教育的口吻对我说:找工作这件事不要急……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碰到挫折是难免滴……不要期望值太高……不要把自己当根葱……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事实是,事到如今我一点都不急,我心情特别好,看着一家家关闭网申等待倒闭的企业我都觉得很有喜感,被拒都是种享受。我也没把自己当根葱,直接当葱花。以及,投某些公司就是为了看看拒信长什么样。

    实在不行就真的去放羊了,总之放羊是我的最后一张王牌。

  • 2008-10-30

    10月已末 - []

    到底是高估自己还是低估自己了,到底是不是应该绝了后路,才能激发斗志和潜能。 

    突然就颓了,悔意顿生。悔这几年始终不思进取,也悔上个礼拜没把12月的便宜机票买下来。

    要去一个地方过冬,要去寒冷稀薄的空气里,要看铺天盖地的大雪。

    但已不想念任何人。

  • 2008-10-29

    cannot forgive myself - []

    我就是个烂人

    我做了很多孽

    我伤了很多人的心

    我活该不幸福

    我自作孽不可活

    我飘走睡去了

    改天再忏悔

  • 2008-10-26

    有点 - []

    有点累,有点沮丧,有点厌倦,有点想去山上躲起来。

    只是有点,而已。

    事实上,还很有点乐在其中。

    就像PB里面屎高飞数次对新加入越狱队伍的伙伴说:Welcome, you are in.

    有三个月,不能完整地看完一部电影了吧。

  • 一大早收到oldneil一封长长的豆邮,真是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原因大概是他看到我在豆瓣广播引用别人的一段话:“现阶段我在找工作过程中遇到的烦恼,完全是我大四那年应该承受的,俗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当时考研复习置身事外,躲过一劫,如今我依旧是那个我,就业形势却更加严峻,单从主观上来说,跟本科的我,手更不肯低,眼更高了。这段文字的背后是一段求职的碰壁血泪史。”

    其实从很早开始根据前人的警醒和教训,我就告诉自己:找工作就是用来体验人生的、网申简历就是用来石沉大海的、而面试就是用来找鄙视的。所以结果不重要,把它当成一项工程,一步步去走,看自己能走到哪一步。或者姑且把它当作一次旅程,看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但是当把自己投身于人潮中,还是多么希望自己能与众不同、脱颖而出,事实是你跟周围的那些满脸写着迷茫的人一样,那么那么“耸”,而脱颖而出这个词似乎永远跟你无关。你所得到的只是自信心一次次垮塌,被鄙视后的心里承受能力越来越强,标准越来越低,和阿Q兄的关系越来越好。

    经常有人听说我那不值一提的小遭遇后说:“哈,我还以为你是那种看面试官不爽能掉头就走,谁也不屌的人。”而我只想说:“我也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耸。”

    珊妹说:“所有人力都是纸老虎。”

    爸妈却说:“你这算什么,钉子都算不上,你还什么都没碰到呢。”

    或者还是那句话:狗血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以下来自oldneil: 

       找工作就是这样。就像装修一样,开始都是饱含热情与希望,慢慢的就疲惫不堪,趋之若鹜,烦躁的很。想当年那么多的招聘会,国展的,中关村的。简历像纸片一样的不值钱,更何况还有很多仅仅借着招聘来打广告的公司。甚至还有的公司一条,只要男的,或者只要研究生。之后还是工作经验。避无可避,恶心之极。
      
       4年前本科毕业的时候,就因为去了几次招聘会,反胃之极,决定放自己一年大假。结果自己背包奔了南方很多城市。在长沙跟人开公司。飘了8个月怎么出门的怎么又自己溜达回了北京。都还记得自己怎么跑到人家公司去面的试。鼓足了勇气,但明明还是心里唏嘘不已。
      
       就这样工作了3年多。心里还是没有根一样。
       那天看旅游卫视。说有多远走多远。女朋友在丽江说过的特别好。而我走走停停从没觉得那里能让自已心甘的留下来,北京也是一样。海天一色也没什么。睡醒来站在阁楼上看见远方的玉龙雪山,或是在内蒙的边塞上看蒙古人的通关,黄沙大漠,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事儿都怕回头望。当年考大学的时候,闭关一年,说是多么痛苦,也那么过来了。面试的家伙在桌子后面一坐,自己就是再修饰,也会被一下子看穿。所以不如坦荡荡,或者爱谁谁。人的阅历,也许就在眉目之间,你不说,她一样看得出来。你行了几里路,见过几许人。
      
      祝好运
      
      收到了你从泸沽湖寄来明信片的oldneil

  • 2008-09-27

    青色的岛 - []

    免费相册

     

    有一些地方不是第一次抵达,却仍然觉得全然陌生
    因为过去的我,十几年前的我,不是我

    青色的岛,在到达这里的前两天,我说:
    我再也不想旅行了,不管是哪儿
    疲惫、漫无目的、不安全感、百无聊赖,充斥着绝大部分的时光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有个伴还是希望一个人

    圆贤到北京,我们已经两年未见,却依然错过
    她北上内蒙,我东去青岛
    这两年里,我们交错着重复着去到许多同样的地方
    却始终没有重聚的时机
    她在北京对别的朋友说,丫真不仗义
    我大笑,也微微难过

    三天后我继续留在这里,独自一人
    同屋一下子多了5个意大利姑娘和1个事儿妈的美国男人
    早晨睡到自然醒后去公用浴室冲澡
    美国男人一边洗漱一边吹着响亮愉快的口哨
    四楼的木制楼梯嘎吱嘎吱响
    墙上写着:进入四楼请走猫步或使用轻功

    背着双肩包游荡
    四方路街角的那家烤茄子好吃的一塌糊涂
    饭后心满意足地拎一袋黄澄澄的橘子回旅馆
    在一楼的小酒吧要一瓶冰镇的青啤

    等到明天清晨天未亮的时候
    坐慢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