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令人压抑的几个集体加班的日子之后,在我做了几天难吃的饭之后,我们决定看部片来调剂。结果继《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之后,又看了个这么闹心的片子。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原著王朔,对于老是半途死掉的跑龙套的廖凡,鉴于此人身材不错我也不怎么讨厌他。

    在这部片里他叫王耀,是个以性敲诈为生的小混混。酒吧的女侍应丽川在目睹王耀被死胖子惨打之后,就……用丁小贱的话来说是“疯狂地爱上了他,无端地爱上了他,莫名其妙地爱上了他。”

    接着,王耀让丽川去做性敲诈的诱饵和龌龊男上床,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丽川和揍王耀的死胖子在一起,又嫁给王耀最好的朋友……王耀说他热爱性敲诈这个职业,他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丽川。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会爱上任何人,于是爱就变成了无穷无尽的互相伤害。

    到最后,也就只记得王耀那只黢黑的身子和丽川那两只下垂的××,还有王耀两次握住丽川的手说“说你爱我,假的也行”。

  • 对我来说,每年春天都是一场难以直面的灾难。论文、工作、感情……全都可以让人焦头烂额……

    3月初终于忍不住奔回了南京,还剪了颗傻B兮兮的越发像桃子同学的脑袋。意料之外的结局是,这场私奔迫不及待地摧毁了一场貌似互相都认真对待的感情,巨蟹女VS射手男,能有什么好结局呢,性格缺陷,躲不掉的。流了些眼泪,心痛了两天,大约还要纠结一周左右……反正一开始也就是在骗自己,反正我还是喜欢北京,反正这次还比过去靠谱一些,反正也能好好地说一声再见,反正我对自己也很失望……随便吧,随便吧……

    板凳说是不是要在博上向大家汇报一下,那好吧,这张老脸早就不要的了。亲爱的们,该预备纸巾和好吃的好喝的来安慰和开导我了。你们说对了,你们赢了……

    “人生就好像跳碟似的,跳来跳去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已经跳过去了。”——板凳姑娘

  • 2009-03-10

    绝了所有念想。 - []

    No hope, no pain.

  • 2009-02-21

    有雪的晴天 - []

    回北京之后一直很忙,要相信我真的很忙,忙到错过了两个笔试,忙到没时间写博客!忙着思考26岁的人生,忙着听煽情话和说煽情话,忙着为与我无关的若干不靠谱事业而奔波。虽然没开张,可是素素你就快要有两个产业了。

    关于那件疯狂的小事,在宣布给亲友团之后,我听到过如下评价“为了一个男人,就放弃我们这么多男人?”“疯了?生活厌倦了?迷茫了?”“一定是你糟蹋了人家!”“严肃的?认真的?你确定不是暂时的精神寄托?”“听说春节有个男人遇害!”“这件事太不靠谱了,早点吹吧,我们担心他受到伤害,我们都是为了他好,真的……”“你们一定撑不过三个月”。而某人对此的反应是“我们一定能撑五个月……”

    赶着化雪但晴朗的一天和远道而来的罗珠堪布去了潭柘寺和戒台寺。素素表示个人困惑得到很大解决,ERIC很鸡贼地把堪布的感情故事都逼问了出来,而孔老师则勤勤恳恳地当了一天的车夫。之后发现格桑湄朵装修歇业,是我本年度第二次率众人去到歇业的饭馆了,真是太狗血了!

    以及,ERIC同学,我们实在很嫌弃你。

     

    免费相册

  • 新年说了很多很多句牛逼,祝你牛逼,祝我牛逼,祝你牛逼闪闪,祝你全家牛逼闪闪放光芒……还是抵挡不住深深的无力感,好像对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无能为力。每一个辗转反侧,每一个无可奈何,每一个犹豫不决,都是因为该死的无能为力。

    每次有人问到,假如让你回到过去,你想回到哪一年,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二零零四年的夏天。大概也只能靠回忆这根稻草活着了……那就紧握着稻草,挺立在无力的废墟上吧!

  • 在家翻出两张陈旧的05年崔健南京演唱会的门票,感到十分震惊。老爸老妈竟然背着我去听崔健,还是在我玩命考研的时候。

    结果我妈说:“我都不认识崔健,人家给的票,没事干就去了。结果妈呀,那个吵的,我心脏又不好……”

    接着又说:“崔健是谁啊,很有名么?”

    我就只好痛苦地捂住脸扭向一边。

  • 2009-01-13

    新年小插曲 - []

    2009刚开头有一个看似美妙的小插曲,可以算开了个好彩头么?

    一颗石子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蹦达着跳进水面,掀起些水花,该大龄未婚待业女青年在长达一年之久的心绪平静之后,竟然乱了阵脚,还好第一反应仍然是逃跑。淡定、无视,继续保持你的孤独愉悦,让这片水尽快恢复平静吧。老胳膊老腿的,别跟着小孩瞎折腾了。只是很不情愿地承认,确实老了。

    这一年,想继续行路,看山看水,没心没肺地活着……用沉默抵抗沉默,用漠然抵抗漠然,用无动于衷抵抗无动于衷。

    开始整理过去的旅行日志,blogbus可以手动设置日期,所以可以让他们回归,现在整理到其宗的部分,详情请见右手“旅途”一栏。 

    近日阅读:宁肯《沉默之门》。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赤壁2》很雷很好看。

    另外今晚给童胖子送行,又一个不在北京玩了。

  • 2009-01-07

    new year, new life - []

    1月3号,打印论文中期报告上交,长吁一口气。

    1月4号,上班,写辞职信。

    1月5号,清早奔赴金融街做一个“简单的”面试,结果被关进小黑屋做了三个钟头的笔试。

    1月6号,我实习的最后一天,离开呆了8个月的BMW。

    1月7号,还是去不了昆明。

    晚上被一件小事刺激,积攒了许多天的抑郁终于爆发,放声大哭一场。 

    近来朋友们多有举动,清寒在丽江住了许多日子,小鱼去了青海工作,芝麻从昆明到成都然后坐上去拉萨的火车,圆贤则一个人背包去了纽约。

    而我的事情一件件了结,又回到了可以挥霍时间的日子。至于“未来”这个东西,还是静观其变顺其自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