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7

    Pray - []

    昨天给爸爸打电话,我说,假如我没有这个实习,肯定想都不想直接去四川了。他没有否定我的想法,但他说,我知道你最想去干什么,但你现在去已经晚了,4天了。现在我们只能多捐点钱。

    他问,你那些朋友都还好吧,在四川的朋友。我说都好,没有在阿坝重灾区的,我认识的都在甘孜。他说那就好。

    爸爸,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在路上的朋友。

    而认识不认识的人,我都为你们祈福。

  • 最近听得最多的是蔡健雅,这是其中的一句歌词,反复听反复听,居然就成了真的。

    最惨绝人寰的我们都还没看到,汶川6万人正被埋在地下。

    这个世界随时都要崩塌,我没有其他的愿望,假如明天将消失了……

  • 2008-04-19

    这一世的约定 - []

    我和甲说好,要一起去那条湍急的河边露营,还要去看那座建在石头上的寺院。
    我和乙说好,要一起去沿着那条转经之路,围绕寂静的喇荣山谷转一圈,围着漫山遍野的红房子转一圈。
    我和丙说好,要在天气暖和起来的时候,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那里能够看到神山、草原和寺院金色的屋顶。
    我和丁说好,要一起翻山越岭,要去看看阿尼·卡瓦格博的背后是什么样子。

    你们都站在原来的地方,我却失了那么多的约。
    你们却不知道,想起那些泥泞的路啊,风尘仆仆的脸啊,辽阔的天啊,听到那些唱过的歌儿啊,我就想要哭了。
    可是我告诉过自己,不矫情,不愤怒,不失望,不哭。

    然后,不久的将来,会再给自己一次纯粹的旅行的吧。

  • 2008-04-08

    原来是四月 - []

    四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有了这句话,一切便有了解释。

    又是春天,万恶的春天。

  • 2008-03-10

    春天日记 - []

    终日混迹于西边的姑娘昨日到了东边突然发现原来同在一座城的两边风光大不相同,我们西边人还裹着难看的棉服和高领毛衣在抹布一样的天空底下低头走路的时候,东边人已经穿着夏日的轻盈小衫戴着墨镜招摇在街边肮脏的垃圾桶旁和满街建筑工地的灰尘中了,一个个都像是从时尚杂志上走出来的,就是背景比较龌龊。而穿着那样的衣服跨着那样的包包只有走进新光这样的楼里穿梭于PRADA和LV中间才能猛然找到感觉挺直腰杆。西边的姑娘没能在新光碰见王菲周迅等等,却终于亲眼看到了CCTV那幢歪掉的楼。 

    是在销魂的新光天地约见了一起出行的两枚姑娘和一只文艺男,感慨让我和小草不得不反复面面相觑张口结舌的文艺男幸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否则恐怕该男能产生的作用将只有一个:添堵。但愿该文艺男不会看到我的博,我这小胆儿也就敢在人背后说说坏话吧。

    在某姑娘迟到2个小时的过程中我和小草溜达到地下PIZZAHUT的时候,小草告诉我,王小泡同学说了,在这一片这也就是个民工食堂,这整个地下餐厅都是个大民工食堂。而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一项美德,忍耐力超强。

    回屋不到一分钟接到Vero的召唤,累的不想动弹,可在打过几通电话的半小时之后又百无聊赖地拨过去说我马上到。她于是狂笑道,那你赶紧死过来吧!

    接着本姑娘顶着脸上被08年的第一只蚊子叮出的一只硕大的胞再次奔上了长安街。晚上两个人躺着说话说到凌晨4点半,都困得要命眼皮都睁不开了可还是不想睡还是想说话。说得最多的还是感情上那点破事以及当下每个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都心怀鬼胎的人际关系尤其是男女关系,简直太玄妙了。不可说,不可说。

  • 2008-03-08

    惆怅到死 - []

    回学校的第一天相当不错,清早去西区上课的路上在7-11买包子和豆浆,然后坐在阳光充足的教室里听大舌头讲课,中途溜去图书馆还书借书,然后把脑袋埋进书里睡死过去。假如可以的话真希望永远也不要毕业。

    去图书馆的路上就问自己,这样不是很好么,干什么要逃呢?别人都是寻找独自出行的勇气,我是寻找留下来的勇气。可是留下来干什么呢,学法语、考IELTS、准备下一次CPA,总归不情不愿。可是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也真是件让人纠结的事情。我真不是强悍到只想一个人上路,是因为根本没有合适的人能和我一起啊。 

    妈妈已经不像过去一样对我的反复出走表示抗议了,只建议我换个时间去,口吻是商量。可我着实是不想让他们不高兴的,最怕听到的就是爸爸说他要整天担心地睡不好觉。 

    接着突然发现这一次,大抵是不会一个人走的了,照旧是喜欢爽快的姑娘而反感墨迹的爷们。为此愉悦了大半天。根本什么事情都不想干了,可是不把这些破事处理完怎么能安心走哪。

    而小盆友们都多日未见了。也不知道走之前能不能见见了。

  • 2008-03-04

    Recently - []

    盗窃一下萨冈的话最近大抵可以概括为,无情无绪、隐隐不安。

    想要旅行只是因为实在找不出更好的事情可做,根本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解释。而且一如既往地对路线犹豫不决,若干次就准备掉转头奔另一个某处而去,自己也清楚不到最后一刻一切都是泡影。

    这种太过随意的无所事事的性格其实是很糟糕的,想法又完全和正确的道路背道而驰,想到更远点的未来只恨不得永远都别来。“你始终不明白一万个个美丽的未来比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在听到这首歌以前,我一直是这么明白的。

  • 2008-02-28

    Shades - []

    天气变暖好象是在一秒种内发生的事情,突然风就带着甜腻的味道吹到脸上。而我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惧怕春天的,恍惚带着夏天气息的风,害我几乎就要站在马路牙子上哭出来了。 

    有点兴奋的快活以及疼痛的惆怅的、不知所措的、乱七八糟的、力不从心的、不计后果的、坐以待毙的,就是这些年的春天全部的样子。每一年春天似乎都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后再次回到一成不变的日子里。

    好象那些发生过的事情都是一场梦或者一个幻觉罢了,可以迅速地忘掉。是真的会全部忘光的吧,没有什么是必须记得的,一点也没有。好时光已经全部被恶狠狠地挥霍掉了,也不会更好了。而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Shades,是这支歌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