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31

    2009年终总结 - []

    年初纠结,年中得到喜欢的工作,年末则从天而降一份大礼。

    总之,人生这张碟还在继续匪夷所思地跳着。

  • 2009-10-25

    工体北路没有人 - []

    这一年的夏天和秋天都短到好像没过一样,晚上睡觉已经要狠狠地卷紧被子。我搬了两次家,工作三个月,即将面临第三次调岗,每天6点自然醒,走路上班,8点进入工作状态,10点回家,12点睡觉。忙到没时间看网页、打电话、给某一只手机充值,所以大概是丢掉了很多人,“一天到晚瞎逼忙”应该就是说我这种。

    我以为这样很好,但是很多飘渺的记忆会突然翻江倒海一样地涌过来,我不敢缅怀,不能遗忘,只有在与现实达成妥协的时候,像每一次搬家的时候那样,把他们粗暴地打包封存,丢进看不到的角落,再也不去开启了。

  • 免费相册

    玩了这种傻游戏,还玩了真人CS。

  • 工作这么辛苦之后的假期,就想直接飞到一个有雪山和湖水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呆几天,再飞回来。这样的地方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云南,可是在北京这么多年,都没往北走过。

    那就下一次再回云南吧,我喜欢用“回”这个字。

    事情还有一堆,房子没找好,嘴上起大泡,还是决定顶着我朝60周年大庆的秋风,去海拉尔了。就想在木刻楞的房子里睡睡觉,看看说东北话的俄罗斯人。

    希望回来之后,我也能搬进一个如我所愿的房子里。

    能支配自己的生活、路途、情绪,没有多余的想法,我很知足。

  • 今天的路线是:东二环——南四环——东三环——东二环——北四环——东二环,打车打了130块,中午啃了张鸡蛋饼,晚上吃了碗凉皮,站起来就想吐,我艹!!

  • 2009-08-13

    呕呦 - []

    Vero在东南亚奔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回国,黄涛就一声不吭地扛着自行车去了成都说要骑到拉萨去,Eric在考上烟酒生之后也辞了职整装待发川滇藏,YOYO仰天长啸终于要去印度了……我呢,在默默地退出MSN,关掉你们的博客,挂掉你们的电话之后,也就只能痛苦地捂住脸扭向一边……

    至于什么纠结于我在这边过你在那边活在哪都是生活你要怎么活之类的,我也只好说,本姑娘现在只有工作没有生活,你们格是平衡了哇?

  • 2009-08-09

    最后 - []

    最后还真把自己给喝死了;最后还真被流感给撂倒了;最后还真没去成张北……

    随便吧,随便吧……

  • 先是去浙江拓展训练玩了速降,然后去上海继续做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夜间活动丰富到根本忙不过来,还在迷宫一样的田子坊见到打瓦乔大叔,还在周庄听到婉转的昆曲和悠扬的船家小调,还和发小一起看了五月天上海演唱会,还收获了一大帮巨二的同事。

    后天回南京,周末回北京。这样的新生活的开始,我还算满意哇!